•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從癌症末期重生!曾經最討厭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URL
瀏覽數1,730,406 收藏58
從癌症末期重生!曾經最討厭的食物救了她一命
【早安健康精選書摘】身為多發性癌末奇蹟生存者、有機料理研究家、中醫藥膳師的高遠智子,從小受繼母荼毒,從不曾好好吃過一頓飯。28歲她罹患第三期卵巢癌,把該割的都割掉了,病況時好時壞地撐過第三年。31歲,癌細胞轉移至肺部,醫生宣告她只剩三個月可活!

她決定放棄治療,用最後時間去完成父親未竟的心願──到法國看看莫內的花園和《睡蓮》。拖著孱弱的身體飛去法國簡直是自殺,但她萬萬沒想到在蒙馬特市集,她最討厭的食物──番茄卻救了她一命,讓她重啟人生新頁。 (編輯推薦:抗氧化、告別癌症!這樣切番茄不流汁,完美享受茄紅素)

罹癌至今已屆20年,這個從沒在飯桌上感受到溫暖的人,竟搖身一變成為在餐桌上給人溫暖的食療師。她不僅活得生氣勃勃、豐富精采,更透過料理教室和著作向有緣人傳遞

「自己的病自己救;用心飲食,愉悅吃飯的食療生活」



蒙馬特市集的番茄救了我一命。

在秋天下著陣雨的夜晚,我從成田機場出發。 航空公司依照我的希望,幫我安排距離洗手間較近的座位, 頓時讓我安心不少。

為了對付癌症引發的脊髓疼痛,在去程的飛機上, 我準備了攜帶型懷爐,靠在腰上。此外,因為切除淋巴腺, 下半身會變得浮腫,所以我也事先穿了抗水腫的褲襪。我戴上口罩, 也替剝落的眼角膜點了含玻尿酸的眼藥水,以滋潤眼睛。

同時帶了止咳的花草糖。雖然身邊的人都擔心我,反對我搭機旅行, 但還好我只有體溫高一點點,機上的食物多少也吃了一些。

不過一路上我幾乎沒睡,一顆心七上八下的期待著降落目的地。 終於在天未亮前抵達巴黎戴高樂機場。清晨四點左右, 大眾交通工具尚未開始運作。我用力的推動輪椅,搭上計程車, 前往已預約好的飯店。我當時投宿在康萊德酒店, 離巴黎聖拉查車站很近,那裡有不少車班前往諾曼第, 對我來說是個方便的好選擇。我坐著輪椅, 一心想快點看到莫內故居,栽植著睡蓮和低垂柳樹的花園!然而, 我卻沒有半點走路的體力。

我的日子所剩不多了。人生第一次奢侈地包租了一輛計程車。 距離目的地還有七十公里,我壓抑著心裡的衝動,先回飯店休息, 吃過藥,將鬧鐘設定在六小時後,就進入夢鄉。

在鬧鐘響起的前兩小時,我已經醒了過來,而且精神不錯。 不感覺疲倦也沒有疼痛。只是味覺仍然沒恢復。因為沒有食欲, 就只喝了一點優酪乳和吃幾口麵包。聞著麵包的香氣, 配奶茶將麵包吞下。稍微梳洗一下,便提早起程,出發前往吉維尼。

不堪長時間移動,我途中暈車了。閉著雙眼忍住痛, 努力撐過一個半小時,終於來到莫內的故居!秋景襯托下, 太鼓橋座落的花園出現在我眼前。我目不轉睛地仔細端詳景色, 完成這輩子最後的心願,毫無遺憾地將一切收入眼底。 因為坐輪椅的關係,很可惜不能見到故居裡擺飾的浮世繪, 但是能這樣呼吸著當地的空氣,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細細地將一切景物映入腦海中,緩緩地走進等待我的計程車, 身體儘管無力卻十分滿足,橫躺在後座隨司機帶我返回飯店。 之後的四天行程,我盡量不給周圍的人帶來困擾, 幾乎都在飯店休息,有體力時就到橘園美術館看莫內的睡蓮, 這樣也讓我十分滿足。同行的夥伴提議回飯店前, 繞去參觀能將巴黎市容一覽無遺的蒙馬特山丘。

我這時已經開始有些咳嗽了,不免擔心身上帶的水不夠喝, 要是一直咳嗽該怎麼辦……果然,我的預感是對的。

我持續乾咳,吉維尼的濕度剛好,這裡卻截然不同,非常乾燥。 即使點了眼藥水,我仍然不停的眨眼。 吃了花草糖反而更加口乾舌燥,想喝水。胸口悶痛, 骨頭也感覺刺痛。水分漸漸地用完了,怎麼辦……如果在這裡斷氣, 一定會造成同行者的困擾。雖然很想哭,但體內的水分都散發掉, 連一滴淚都掉不出來。同伴討論著要去蒙馬特的市集, 那裡應該會賣水?

「失去味覺的我竟從舌根處湧現唾液,而且越來越多!一時激動,連乾澀的眼睛也泌出淚水!最神奇的是,我漸漸地感覺到甜味。」下一頁繼續看精彩文章!
標籤: 預防癌症飲食 免疫力 抗癌 番茄 咳嗽 癌症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