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活得久、活得好是神聖任務

4.9 K 收藏7
活得久、活得好是神聖任務

【早安健康精選書摘】我想,生活也是。要有自己的步調與節奏,有時要忍受在幽谷中四下無人的寂寞,有時要忍耐嚴寒和酷熱。除非真的不能,否則永遠不停下腳步。

以下研究,對於人生過了一半以上的人看來,是憂也是喜。

日本報告:最新統計,日本男人平均壽命已達八十歲以上,女性更高達八十六歲。

華人女性也老早就活得比男人久。

聽到「活得久」,女人且慢高興。

有教授研究,臺灣銀髮族(六十五歲以上),女性的不健康存活年數,比男人多了二年多。也就是說,生命末期的品質,實在不比男人好;男人常因急性病症離開,而女人則常纏綿病榻。

有六成以上的臺灣銀髮族,完全沒有運動,甚至也不愛出門。身體漸虛,出門覺得累,將自己禁錮家中,只會越來越虛,形成惡性循環。

肉體上不愉快,精神上更匱乏。一離開職場或養兒育女的任務後,就安坐在井裡,不知多久;人生裡一點新奇事物也沒有,像白頭宮女,嘴裡說的都是一些閒話與舊日八卦或別人的事情,重覆再重覆。同樣一件心中怨事,叨念再叨念;讓人煩心的小事,提醒又提醒……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漸漸失去全世界的

歡迎……

眼界既窄,心胸如何寬大?

身體不好,精神要清爽也難。

我以前也是個不重視健康的人。出門,不就是逛街,怎麼可能去運動?

念書時,我還是體育身障班學生呢。從小我最怕不及格的就是體育課,那時因為寫書法寫到手腕長了一個關節囊腫的東西去開刀,又遇到了我最害怕的排球課,於是申請到身障班上課。

雖然每天要六點起床,搭車到校本部集合上課,但那學期我過得舒服多了。只要打打桌球(對手可能坐在輪椅上,所以動作不可以太劇烈),或做做體操,那學期體育分數是我史上最高。

離開學校,不再有體育課之後,七成的上班族都失去了運動習慣,我也是。

直到我二十六七歲就因為寫太多字又坐著不動出現了「五十肩」,我才明白:不運動,是不行了。

四十歲前,我學了幾年佛朗明哥舞和有氧舞蹈;當時學了三四年,每周持續進行。雖然跳得很不專業,登台表演自己也覺得是場笑話,但就調劑長期伏案寫作的腰痠背痛而言,效果很好。

回頭看來,人生中太早發生的腰痠背痛並不是一種懲罰,而是一個提醒,不然,我的身體早就鏽掉了……

不跳舞之後,就只剩游泳了。人要是變得「擅長」浮在水上,就越來越不費力氣,游個幾千公尺,好像連氣都不會喘,一點也無法訓練心肺功能,腰間肥肉也就越來越張狂……於是,有「喜新厭舊」傾向的我,又想要嘗試新的方法來操練自己一下。

***

真正打醒我「請好好正視你的身體機能可以維持多久」的,是我祖母,與我的孩子,這兩位都是我的心頭肉。

祖母帶我長大也待我很好,我出生時,她四十七歲,恰巧只比我生孩子時大兩歲而已,不過,中間多了一個世代。

我從小知道祖母比我大很多,非常害怕哪一天祖母會走,我會被留在一個幾乎等於《孤雛淚》的世界。(事實或許沒那麼糟,我童年的想像力擴大了恐懼。)所以我自小就暗自祈禱,請將我的壽命分一半給祖母。

上天真的聽見了。我是這麼相信的。

祖母九十八歲過世。

對於她能陪我到我也過了人生的一半,我十分感恩。

然而,多麼辛苦,我也看到了。

她在病床上躺了十三年。八十五歲時,還可以騎單車到公園跳土風舞和到地方老人會唱歌的祖母,某一天,因輕微中風暈倒後,身體狀況急轉直下。

十三年,多少次的病危通知。我記得剛開始時,雪山隧道尚未開通,我必須在深夜裡搭三個小時車直奔宜蘭的醫院……

在那些彎彎曲曲的路上,雙手都是冷汗,祈禱又祈禱……

祖母都挺過了,然而,意識越來越不清楚……有時候,問她:「吃飽沒?」她會回答:「狗在外面。」我們的言語像接不上的兩根電線。她忘了一切,但記得我的聲音。

到她九十五歲那一年,她幾乎連我也不認識了……不能下床的她,身體越來越像蝦子一樣彎曲,我們會聽見她的呻吟,但她卻不能言語,也說不出自己的痛苦。

太辛苦了。以致於到後來,我發現我祈禱她長壽,或許只是我非常自私的錯誤祈求。

我記得她八十歲時的電話本。祖母是讀過書的,重要的人的電話和她喜歡的歌詞,她會用筆記本記下來。有日文,有中文,字跡十分娟秀。

她八十歲的某一天,曾在電話旁發呆,手裡拿著她的筆記本,裡頭的電話,一個名字又一個名字,都被劃掉了。她用空洞的眼神說:「啊,現在就算有電話,也不知道要打給誰了……」

我生孩子時間太晚,想到孩子二十五歲時,我就到了「古來稀」之年,萬一活得不健康,慘了,我可不是大大連累她?

我真是從「人生過了一半」的這個年紀才開始正視運動,也開始真正認真理財。

理財,可使自己得到妥善照料,不必連累孩子。

健康,是為了不讓自己痛苦,孩子操心。她要飛多遠就飛吧,不用一再回顧,擔心家中老人。

再加上產前的妊娠毒血症,變成產後的慢性高血壓──我心裡的警鈴發出巨響。我知道,如果我不注意,將來就會跟祖母一樣,就算長壽,但必然因為家族性高血壓而導致血管性失智或中風,最後自己的身體也不能自主。

這不是我要的人生結局吧?在我還有自主能力,也漸漸變得成熟的這些年,我已經盡力活得精采,人生來個Happy Ending可以吧?

精選推薦文章與影片

MORE 〉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