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無法停止的奔跑】害怕停下來,就失去了繼續的勇氣

2.2 K 收藏0
【無法停止的奔跑】害怕停下來,就失去了繼續的勇氣
【早安健康專欄/運動筆記】一個外表瘦弱的女孩拼盡全力衝過了一場1600米賽跑比賽的終點線,跌倒在等候終點的教練懷中,奔跑對於她來說是一場無法停止的戰役!

18歲的Kayla Montgomery在三年前被確診為多發性硬化症。然而讓所有人難以置信的是,她卻在這三年裡成為全美跑得最快的青年中長跑選手,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在每次衝線後她甚至都難以保持站立的姿勢。

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阻擋了她雙腿和大腦間的神經信號,所以當她以讓其他選手感到痛苦的高速度奔跑時,她竟感受不到難受。這種疾病的症狀會給予運動員一種特別的競爭優勢。

但是高強度的訓練還是會讓她虛弱。當她在比賽中雙腿麻痺時,她能像安裝了自動導航一樣維持高速向前,然而這時的任何干擾和打斷都會讓她失去控制。

「當我衝線後,我下半身沒有任何感覺」她說,「我起跑時候感覺正常,但是隨著運動,腿會漸漸麻木,我努力讓自己在比賽的時候想想別的、轉移注意力來熬過這個階段,但是一旦我打破這個節奏就會失去控制,摔倒在地。」

賽跑比賽
(圖片來源:youtube)

在每場比賽的終點,她都會蹣跚難支,在衝線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之前,教練都會衝上去抱住她,把她抱到旁邊,她的父母會衝上來用冰塊給她的雙腿降溫。過好一陣子,她的雙腿才能恢復知覺,她慢慢站起來,繼續面對人生和多發性硬化症——這病迄今為止仍是絕症,不知哪一天就會讓她離開跑道坐上輪椅。

在上個月的北卡羅萊納州3200米比賽中,Kayla Montgomery獲得州冠軍。她10分鐘43秒的成績在全美排名21。下一場比賽是5月14日在紐約舉行的全美室內田徑錦標賽5000米跑,她希望能跑進17分鐘。

現在,她是一個以驚人速度崛起的中長跑新星。

女孩的教練Patrick Cromwell說:「當她確診多發性硬化症的時候,她說『教練,我不知道我還有多長時間能夠跑步,所以我想毫無保留全力跑到最快。』那時我對她說,『wow,你是?』」

當時Montgomery是隊裡最慢的,她五公里跑的成績是24:29秒,但是到了去年十一月,她能跑到17:22秒,這在FootLocker(美國一家體育用品零售商)全國越野錦標賽地區選拔賽中名列第11位。

Montgomery是在一次踢足球的時候摔倒後被確診為多發性硬化症的。當時她感到雙腿失去知覺,一陣刺痛從脊柱傳來。

教練Patrick告訴記者:「她說她跑步時候雙腿會麻木。我當時還不知道她的病情,回答說:『傻姑娘,跑步就是這樣啊,一開始先感受到痛苦,然後身體慢慢適應,忍忍堅持過去就好了。』可是她說:『不是的,我是雙腿完全沒有知覺。』我才感覺事情有點兒不太對,從此之後她就成了醫院的常客。」核磁共振檢測顯示,在她的大腦和脊柱有六處損傷,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後,她有所緩解,然後回歸跑道繼續訓練。

由於Montgomery沒有透露自己的病情,所以一開始沒有人明白她衝線時奇怪的表現。在去年的全國室內錦標賽5000米比賽中,終點沒有人接住她,她迎面摔倒在地,趴在地上直到有人過來把她抬走。解說員猜測她抽筋了,有人說她暈倒了,還有人乾脆說她是窩囊廢。

但她不在乎這些言論,「我不想被區別對待,我不喜歡異樣的眼光。」

在許多方面,Montgomery的生活和普通高中運動員一樣。每次比賽前,身高1.55米的她都會穿上她的綠色幸運運動胸罩,穿上36碼的小跑鞋。她和妹妹還有父母都是是虔誠的衛理公會教徒,媽媽是護士,爸爸是殺蟲劑銷售。她績點4.7,每周平均跑80公里。

雖然之前沒有多發硬化症患者成為頂尖運動員的例子,但是還是有人推測一跑步就麻木的症狀會讓她具有競爭優勢,尤其是在確診之後她的成績突飛猛進。

這個疾病不會讓她身體上更加強壯,「她的醫生說,」我也不確切知道為什麼她每次跑步後都會摔倒。如果是這個疾病讓她跑得更快,那可能是精神上有些優勢。」

「我覺得這種麻木會有一些優勢」Montgomery的教練說,「但是我不覺得任何一個腦子正常的人會願意用身體健康交換這點兒優勢,這種麻木在比賽中摔倒的情況下尤其可怕,去年的一次比賽中,她碰到了另一個選手的腳後跟,重重地摔倒在地。雙腳叉開趴在地上,沒法站起來。選手們疾馳而過,眼看她就要退出競爭。看著被對手超越,她受到了刺激,吃力地扒著附近的欄杆重新站起來,最後衝到了第十名。

在衝線的慣性讓她摔倒在地之前,教練都會衝上去抱住她
(圖片來源:youtube)

「這經歷讓我更加堅韌不拔。可能會損失一些時間,但是現在摔倒了我可以爬起來,我知道我能做到。」

她說。

多發硬化症的患者需要做一些鍛煉來幫助治療,醫生也允許她繼續參加比賽。但是一些專家擔心,她時常把身體逼到癱倒在地的地步,也許會帶來長期的負面效應。

「當你把自己逼到極限的時候,身體會發出疼痛的信號,警告你你正在損傷自己的身體組織。」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多發性硬化症中心的主任Peter Calabresi博士說。

Montgomery告訴記者:「耐力運動的意義就是去挑戰自己的極限,可是如果我不能感知這些信號,每次把自己逼到失去知覺,我也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申請大學是另一個挑戰,很多大學教練給我打電話,我告訴他們我有這個病,他們口頭說這沒問題,但是之後就再也不聯繫我了。」

如今Montgomery即將高中畢業,而她的長跑成績還在不斷穩步地提高。「我努力去練,告訴自己:『我知道你很累、你會失去知覺、生活很不容易,但是你還是會做到的』然後我確實做到了。」生命意義對於這個堅強的女孩來說正像是一場無法停止的奔跑,也許一旦停了下來便失去了再繼續下去的勇氣!



作者簡介
運動筆記
歡迎和我們一起來運動!
這裡有跑步賽事、照片、成績、新聞、新知...
運動筆記 你的運動夥伴。

熱門人氣影音推薦

MORE 〉

相關推薦

看了這篇文章也看了...

精選推薦文章與影片

MORE 〉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