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臨床、教學再好,長官不要這些…神之手醫師黯然離開- 第3頁

URL
瀏覽數2,684 收藏0
扣錢後科內能夠使用的高檔器械越來越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當時大家依舊能用手邊的舊器材,自己DIY變出各種替代器械,沒有開刀房助理,沒有住院醫師,一台刀一個醫師頂多兩隻手。

黑醫師卻自己發明了「小天使披風」,用無菌布夾成披風狀,把腹腔鏡的鏡頭夾在胸前,一人拿了三支器械開完膽囊切除。

英雄需要的是舞台,就算沒有掌聲,這些偉大的身影不因此而氣短。

唯一一次,是看到黑醫師穿正式西裝走過護理站,大家不認得。他一手遮住額頭,一手遮口鼻,看眼睛部位,大家才想起平時戴頭套跟口罩的模樣,驚呼:「黑醫師,你怎麼穿西裝!」

原來是長官約「喝咖啡」,無非是檢討科營收的不足,論文數量的不足,教職數量的不足。 儘管臨床部分、教學部分,是多麼的令人敬佩,但「長官不要這些」,長官考量的永遠都是不足處。黑醫師的口氣依舊是淡淡的,但那是我見過黑醫師最無奈的一次。 

一次超慘烈的值班。

酒駕跨年後車禍,小客車一頭撞上前方滿載鋼條的大卡車,酒駕小客車駕駛是唯一擦傷的,他慘白著臉看著其他三個同伴重傷卡在變形的車內,後座兩個沒綁安全帶向前飛上擋風玻璃,其一頭顱整個裂到凹陷沒了人形。

到急診時氧氣罩扣上,白軟的腦組織夾著鮮血,草莓果醬配奶酪樣,整個爛爛糊糊配著氣泡從腦殼噴出。

我:「顱底骨骨折,別插管!」插管可能會刺破顱底骨加重腦傷,氧氣罩勉強維持了血氧濃度,緊急call來神外(神經外科)醫師接手推入刀房。

另一胸部被撞裂到開放性肋骨骨折,根根可見,汩汩血流中,竟然可見塌陷的肺葉跟跳動的心包膜!血壓直直落。廣播還說有一個更糟的同車病患要送來時,突然,插入一則緊急網廣播:「發生空難!所有醫學中心緊急動員,所有人員call回待命!」

我儘管見過各種場面,但這樣糜爛嚴重的傷勢真的把我嚇傻了!還想到等會萬一空難要急診待命,天啊,頭皮發麻!

黑醫師接到通知,已經出現捲袖幫忙,「趕快把急診淨空!」他說。並且立刻戴起手套深入心臟處,「徒手心臟按摩!」

黑醫師示範著,我回過神看到病人血壓恢復,急電心臟外科醫師(CVS)幫忙。繼續檢查,剩下一個副駕駛座的,更慘!

大塊鋼條碎塊直插入腦殼,連腹部也有,幾乎量不到了血壓心跳,接連複雜到爆的case已經超過我負荷,還想到等會萬一空難要淨空急診待命,我根本就慌亂到幾乎崩潰了!心跳不已,全身冷汗。

這時黑醫師剛轉手完病人給CVS進刀房,接著就說:「這病人送開刀房絕急刀!」

我:「黑醫師……可是這病人幾乎量不到心跳血壓……」

黑醫師說:「外科醫師再不開,這病人連最後的機會都沒。」

三台絕急刀,所有被空難召回call到的外科醫師都加入幫忙,最後的結果是,兩死,一植物人。酒駕的司機,輕傷。只因為司機是全車唯一有繫安全帶的。

黑醫師關上病人最後的傷口,踏出刀房說:「大家辛苦了,剩下我來跟家屬解釋。」

我疲憊離開刀房門口,聽到家屬遠遠爆出的哭聲,我感到一陣鼻酸,但是,我並沒有覺得被打敗,「外科醫師再不開,這病人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這些前輩在英雄所需要的舞台上,讓我真正敬佩。

另外,這期間,「一元」學弟就龜縮在急診縫合室裡面裝死,我已經不想講他了……

接著這麼多複雜的case,當天還沒結束,大家紛紛回到急診,聽著急救廣播回報空難的消息。

此時一元學弟像冬眠完的土撥鼠剛從縫合室的地洞裡爬出來:「喔喔空難的、有空難的,要來了嗎?什麼時候要來?」我無言地看著他,人傻沒藥醫。

淨空急診室待命,只是預防萬一。面對大型災難的襲擊,在最有效率的時間內把醫護人員召回,是每個醫學中心都該具備的能力。但這只是「待命」。當天迎接我們的,只有一如往常的旭日東昇,沒有空難後存活者送來醫院。

黑醫師跟老狐狸及其他醫師已經開始一天的行程,查房、開刀以及被一元學弟氣到內出血。

看向空蕩蕩的急診內,門外是蔚藍的天。我激動的內心更是對外科辛苦及偉大的總和感動萬分。卻不知道,當時那空蕩蕩的畫面,在在暗示了我們這些外科醫師的結局。

「外科醫師再不開,這病人連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但結果誰想得到,身教言教的教導者,最後卻是沒有機會、沒有舞台的黯然離開?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各位前輩您們堅守崗位,為他人和醫學及世界所做的一切努力,銘記在心。

謹以此文獻給曾經指導過我卻離開,以及現仍咬牙苦撐的各位前輩。



熱門人氣影音推薦

MORE 〉

相關推薦

看了這篇文章也看了...

精選推薦文章與影片

MORE 〉

專題報導

歡迎關注早安健康 LINE@

everydayhealth-line-join-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