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我所認識的陳時中部長/急診醫師田知學:那晚,他深情唱著「母親的名字叫台灣」- 第2頁

URL
瀏覽數6,313 收藏1

「接下來,我想藉著這個機會分享一下這陣子當原住民健康諮詢委員會委員的心情。」

投影片放著「原鄉不平等改善策略行動計劃」的標語和圖樣。

「剛開始參加,真的是帶著期待和能為族人健康努力的心情,結果加入了,很多委員的心情一定跟我一樣,發現:這像是一台已經發動的公車。計劃是什麼、該怎麼執行、人事預算要怎麼運用……都已經決定好了,我們像這張照片上的人一樣,一直追著公車跑。該做什麼,該怎麼做都已經決定好了,我們像是背書一樣地存在著。

當然,這時十大計劃還是有它非常好的地方,再來,至少先做,再求改進,也是一種方式,總比什麼都沒有好。

我就在想,我還可以做什麼?」

我從台上直視部長:「部長上次開會曾提到:有去過三百多個偏鄉。那麼現在我正在做的一步一腳印,原鄉推廣AED和CPR,很有可能會超過部長。因為,七百多個原住民部落,還有六百多個沒有AED。在今年終於有了一點點小成就,要特別感謝部長和醫事司的幫忙,現在信義鄉十三個部落都已經建置好AED了,我還會繼續努力,可能會超過部長喔!」我帶著大家看我在偏鄉推廣的照片。

「其實,我做這些看起來非常偉大,都要歸功於我的明星光環。」牆上放著數不清的我的上電視的照片。

「可是有一群人」原住民醫學會的大大的LOGO出現在牆上,接著一張張默默在原鄉服務的醫師的照片慢慢地堆疊著。

「他們才是真正偉大、默默付出,他們做的早已經遠遠超過我所做的。我總是以「因為我先生和小孩喜歡城市生活」來當理由,可是你知道嗎?當一個已經訓練完整的醫師,準備闖江湖的醫師,讓他下鄉,就像把一個武功高強的大俠給廢了。我們的康理事長,原本前途一片光芒的外科醫師,現在在山上,最多開個脂肪瘤。」

「支持他們繼續下去的理由是什麼?」

「如果要問誰最了解原鄉健康問題,除了他們,你還可以找誰?」

「這個十大健康計劃,一直被詬病的就是沒有「文化敏感度」。我很難過,也很遺憾,當初在訂定計劃的時候,居然沒有一個原住民相關專業人員參與。」

「部長!你都找我們當委員,為什麼不讓我們實質地參與!」

我誠心地張開手掌、伸出手臂,指向部長:「部長!我們一起好不好?」

再把手放到胸口:「部長!我們一起!我們一起!我們一起!」。

接著,向大家介紹默默無聞的「原住民醫學學會」,也歡迎大家加入。

並跟大家預告,當晚晚宴之後會有原住民醫學學會的開會。

當天晚宴,部長一開始,就重複了我的訴求。他是聽進去了!而且他承諾會改變!

我忍不住站起來大聲喊:「部長!我愛你!」

在歡樂聲中,大家又唱又跳又舉杯。那天,部長沒有唱「往事就是我的安慰」,他唱了「母親的名字叫台灣」。他深情地唱,台上台下遊走著。

我強烈地感受到他對台灣的愛!他是多麼用心地去唱這首歌!第一次我認真地聆聽這首歌詞!

布農Doc 田知學發佈於  2020年1月2日 星期四


依照慣例,我們稍晚開始原住民醫學學會的開會。部長也一樣白襯衫加黑西裝褲突然出現。

大家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跟部長討論、提問。

輪到我了。

我閉上眼思考了一下。「部長,我小的時候轉到城市國小讀書,就住在修女為原民孩子辦的收容中心。開學的第一天,學校廣播:『山地同學,山地同學,請到某某教室集合。』,我開心地走向那個教室,以為可能有獎學金可以申請或是鼓勵之類。一進去,卻發現氣氛不太對,站在台上是眼神兇狠的訓導主任。當大家坐滿之後,訓導主任說話了:『你們爸爸媽媽辛苦送你們出來讀書,到了都市就要好好珍惜讀書的機會!不要給我抽煙、打架鬧事!女生不要給我亂懷孕!……出事了被我知道,一定給你們應有的懲罰,現在,全校的山地生都由我來直接管理!知道嗎?』」

「我當時很驚訝!一個這麼大的、看似平等的城市學校,還是要把原住民學生另外管理。部長,不好意思!但這不就是『殖民文化』嗎?而原住民的健康不均等的處理,也差不多是這個狀況?表面上要讓我們和全民的健康平等,但一切都由你們來決定我們該解決的問題?決定該如何解決?」

部長低頭一會兒,抬起頭說:「從以前到現在,我們一直霸凌原住民太自然到,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在霸凌……」。

部長的回應,讓我驚訝。心中想起,小英剛上台之後,對原住民的道歉文……。

接著,大家更踴躍繼續討論未來該如何解決和改進……。

2020急診醫學會的聯合忘年會,部長有來參加,就在我唱完歌之後,他突然有感而發,拿起麥克風說話:「有人問我,為什麼不下台。今天看到田知學醫師在這邊,我想到我們一起共同努力的台灣原住民健康不均等,還有很多很多需要努力改進的空間……,原住民才是台灣最早的主人,可是他們卻處於弱勢的、健康不均等的狀態…….,我們需要一起努力!…….」。

部長一直說,我忍不住一陣鼻酸,感動。之後,我說:「部長!我代表全國的原住民給您一個擁抱!我們一起繼續努力!」。

那晚,一樣穿著白襯衫和黑西裝褲的部長沒有唱歌,因為母喪。

很快地,台灣進入新冠狀病毒的防疫,除了白襯衫和黑西裝褲,部長每天穿著團隊背心坐鎮指揮。

已經算是跟部長「共事過」的我,現在在急診第一線做防疫把關,因為有這麼棒的指揮官,心中覺得踏實、有信心!

即便在這個時候,比較遙遠的原鄉防疫的工作,衛福部也沒有輕忽。

今天剛好是情人節,部長是大家的防疫情人!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下嗎!?部長辛苦了!謝謝你!

本文獲得「布農Doc 田知學韋恩的食農生活」粉絲專頁授權刊載/ 原文連結

看了這篇文章的人,也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