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尋文章/影音
  Yahoo奇摩健康頻道合作夥伴

你給的,真的是他們想要的嗎?長照,名為臥床的「折磨」?

瀏覽數 114,937
你給的,真的是他們想要的嗎?長照,名為臥床的「折磨」?
【早安健康/宮本顯二、宮本禮子(高齡者臨終醫療學會醫師)】 ◆ 來自醫療現場的一封信……強行續命只是「生財工具」?

有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來自一位於札幌市內某醫院工作的同業。

我在這家醫院工作已經五年了。我是為了腹部早口導食管這個議題而寫信來的。

碰到已經不具有人類的正常機能,狀況彷彿植物一般的老人時,向患者的家人解釋腹部造口導食管,他們經常是無法理解的。碰到這種情形,醫師總是對患者家屬說「有些患者在做了腹部造口之後,逐漸恢復了進食的能力」,這麼一來,那些家屬們喜上眉梢:「醫生拜託你了!」,紛紛搶著請醫生施行手術。

於是,患者們腹部的造口就這麼一個接一個挖了出來。而因為接受腹部造口導食而恢復進食能力的患者,這五年來,我一個也沒見過。連一個好消息都沒有,倒是聽過很多家屬為了支付龐大的醫藥費,被過勞的工作壓得喘不過氣來,甚至也有轉入特種行業以賺取更多金錢的例子。

這真的是適當的醫療嗎?身而為人的尊嚴,以及能夠以人的身份自然死亡的環境,都是我們醫療從業人員的使命。您知道嗎,延命的醫療措施,甚至被人諷刺說是醫院的生財工具。請求您務必在社會上將這個議題傳達出去。

今年終於鼓起勇氣提筆一書,周遭的朋友也都與我同樣想法。


再來,我熟識的醫師也寄來了如下內容的電子郵件:

晚安。我今日正好值班。腹部造口、靜脈點滴、監控螢幕、尿袋、拘束帶等等,我看著一位全身插滿各種塑膠管,身上接滿了儀器,躺臥在病床上的老人,那孤伶伶的身影,讓人心頭充滿難過的情緒。

值班室既寬又閒著沒事做,份外感到空虛。我人微言輕,發揮不出什麼影響力,但再怎麼樣,就算只能幫助我自己的患者,我也都用盡心思不讓他們受到這種悲慘又難熬的折磨。

臨終期的醫療,需要來自法律、專業判斷的制定,也需要患者本人在有意識情況下做的決定,但是我們身為醫師、身為患者的家屬,都應該找出一條路,能夠讓患者的人生結束得更像一個人,我認為這是我們刻不容緩的難題。


病床

◆ 在醫療現場不允許議論「延命措施」

我想,在醫療院所各級的職員中,和我這位醫師朋友有同樣想法的人應不在少數。但是,在真正的醫療現場,卻幾乎從未聽過有人對無效的延命措施提出質疑之聲。此外自醫師的視點來說,近來終於開始看到一部分的醫師學會,開始討論起臨終醫療的相關議題,但大部分的醫師對此都不積極。反過來,甚至不時會聽到有醫師出手阻撓相關議題的發展和解決。

如此現況,國民將會對醫師失去信賴感。

醫師們握有解決臨終期醫療的關鍵,不去正視及解決高齡者臨終醫療的問題是不行的。

我們在二○一二年時,發起了「高齡者臨終醫療討論會」。正是因為高齡者承受臨終醫療後,人生的結尾竟是如此悲慘而沒有尊嚴的。為了讓患者能夠平靜安詳地向人生告別,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我們一邊不停地思考及討論,一邊每年召開講座,向醫療、看護相關業者及一般市民推廣觀念。

至今召開的講座每次都大約有將近四百人參加,最近的第五次講座,一口氣暴增至一千八百人。足見高齡者的臨終醫療問題正確實地在社會上發酵,透過講座,我們也看到了醫療、看護現場出現的煩惱、一般市民的困惑和掙扎。在醫療職場上無法大聲說岀真相的「沉默的大多數」,請和我們一起攜手正視、改善高齡者臨終醫療的問題吧!

長期臥床不只流失體力、關節僵硬劇痛,還要綁起患者手腳、不讓他們拔掉不舒服的維生管線…這是長照,或是折磨?關於臨終的想像該是什麼樣子?下一頁看看更多日本專業醫師的感嘆…
標籤: 銀髮族健康/長期照護 老年照護 醫療資源 長照法